涟水新闻
部门新闻
专题报道
公示公告
视频
乡镇新闻
新闻发布会
专题报道
您的位置: 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专题报道
笪玉莲:呵护重残女 无悔二十年
发表日期:2017-06-09 来源: 浏览次数:  文字大小:  打印:打 印
    1989年,时码乡的姑娘笪玉莲,经亲戚介绍与本村青年采长红结为伉俪。婚后感情甚笃,家庭和美。1991年儿子采岩出生,三年后又生一女,取名采咪咪。在农村来说,儿女成双不仅夫妻高兴,而且长辈也感到欣慰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幸福美满。加之农村改革后,采长红家经济收入逐年增长,不久盖起了瓦房,后改建为楼房,日子过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,越过越有奔头。
   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采长红家突然间接连遭受不幸。先是父母亲患不治之症相继去世,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,接着女儿采咪咪在3岁时罹患病毒性脑炎,先后在五港镇卫生院、县人民医院、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两个多月。东挪西借花去人民币4万余元,女儿病情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越来越重。腿脚不能行走,嘴又不能说话,腰成“S”型,不能站立。这可急坏了采长红夫妻俩,又向亲友举债几万元,辗转南京、上海、北京等知名大医院就诊。但名院名医也无回天之术,无法治愈小咪咪的后遗症。经多方医治,小咪咪的命是保住了,但落下一身残疾,仍然不能走、不会说,使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变成一级重度残疾人。面对塌天大难,全家人陷入极度悲痛之中,况且又背上一大笔外债,生活的重担沉沉地压在笪玉莲和采长红的肩上。有人劝他们放弃治疗,说落个废人白白增加负担。夫妻俩思前想后,几度彻夜难眠。面对残酷的现实,性格坚强的笪玉莲选择了担当,她对丈夫斩钉截铁地说:“再苦再累也不能舍弃我们的女儿,坚决要撑起这个家!”
    采长红在村里当过电工,担任过几年村副职干部,后又当上村长和村支书,一年到头都在忙村里的事情,教育儿子、服侍女儿的重担全落在笪玉莲的肩上。笪玉莲平时除了照顾儿子的衣食起居、读书上学,大部分精力都用来服侍女儿咪咪。每天都要为女儿喂饭洗衣,揉手搓背,捶腰捏脚。喂饭的时候,都要把女儿抱在腿上一口一口喂,让她慢慢咽,一顿饭至少要喂半个小时。咪咪吃饭时经常会喷饭,有时会喷笪玉莲一脸一身,但笪玉莲从不生气,更不嫌弃。几年前一个腊月的一天,中午喂饭时,笪玉莲一时不小心,没有喂好,女儿顿时气喘吁吁、呼吸困难、脸色发紫,后经县医院抢救才脱险。最头疼的是咪咪生活没有规律,时而呼呼大睡,时而整日整夜的喊叫。1999年6月到2000年1月,七个多月的时间,咪咪日夜不停喊叫,四处求医也无济于事,花去上万元买偏方和广告中的“灵丹妙药”,均无效果。咪咪喊得全家人心碎,喊得左邻右舍心烦。笪玉莲只好向邻舍表示歉意,得到了邻居们的同情和理解,也更坚定了笪玉莲呵护好女儿的决心和信心。成年累月,笪玉莲每天要抱着女儿躺在腿上喂饭,这一抱已经抱了二十年,从3岁抱到23岁,左臂弯抱出了厚厚的老茧,身体也瘦了许多。虽然才51岁,看上去已饱经风霜。为了能多挣点钱给女儿看病,她不仅种好承包地,每年家里还要养两三头母猪,都是她忙里偷闲去喂养,生下猪崽到三五十斤后出售,增加家庭经济收入。近几年她一边照顾咪咪,一边钩花、剪服装线头,每天挣个三二十元贴补家用。她的娘家就在本村,有时偶尔去一趟,平时根本不去。时码街离家只有500米,除了会去买点菜什么的,其余时间很少上街,更不要说去县城逛逛或是去大城市旅游了。当笔者去她家采访时,笪玉莲将年已23岁、体重只有80余斤、身高1.55米的女儿咪咪从里屋抱到客厅沙发上。起初可能是见到陌生人的缘故,咪咪把脸和手脚都畏缩在妈妈的怀里一动不动。当妈妈说“咪咪跟叔叔打个招呼”时,咪咪顿时手舞足蹈、嘴角微笑,眼露泪花,让人感觉到她在从内心感谢妈妈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。站在一旁的采长红动情地说:“这二十年来,我一直在集体里当干部,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,为群众服务难以顾家,多亏笪玉莲撑起这个家,照顾服侍女儿20多年。她不仅是一位好母亲,更是一名贤内助,我内心万分感谢她!”笪玉莲眼里噙着泪花说:“女儿是妈妈身上的一块肉,只要她在一天,我就要把她照顾好!”
    一位朴实无华的农村妇女,相夫教子,服侍重残女儿20年,不离不弃,无怨无悔,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?笪玉莲用实际行动,践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谱写了一曲精神文明和大爱无疆的赞歌!